圈套

发布于:2020-10-09

梁玉珊的视线虽然是放在电视萤幕上,但电视台正在播放甚幺节目,她全无印象。 她的脑海,正被一个对她来说极为严重的问题所佔据﹕「为甚幺国豪近来对那回事甚幺兴趣也没有的?以往,他每个星期六从大陆回来的时候,一见看我便会拉我入房,要我替他吹箫,然后狠狠地插我一顿。有一次更离谱,急到连睡房也不入,就在厨房里拉下我的裤子,便从后面搂看我插进去。最近莫说没有这种冲动,连我主动向他挑拨,他也是有神无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