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乾爹當老婆操—凱芸

发布于:2020-10-17

我的表情僵硬,瞇起双眼拿起洗脸台上的验孕棒,仿佛这是和蟑螂同样的玩意儿,要不就是把它踩死,要不就等著让它把自己吓死。我怎么可能会怀孕?我有什么好怕?只不过是月经迟到一阵子罢了!就当是尝试好了,好,一不做二不休!于是我一鼓作气撩起睡衣的下䙓,脱了小裤裤,坐上马桶,将双腿微微打开,咬著牙。抖个不停的手指透露我紧绷的情绪,我捻著验孕棒往下一摆。没多久,我抬起手,瞪着白色验孕棒,看见测试区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