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于:2020-10-13

我躺在床上,一時無法入睡。

室友們都回家去了,只有我一個人留在宿舍。在 BBS 上雖然 talk 得很愉快,但是一關電腦,身心都覺得疲憊已極,只想找個女孩子共暖被窩;向來孤單的我心想:春天到底什麼時候來?

   「哈囉?」

一個女性的聲音響起,很輕,帶了點試驗性質;我張大眼望了望,隨即感到好笑;自己的房間自己清楚,哪裡會有女人?唉,幻覺都出來了,擁緊